最近看到一篇跟薰衣草有關的文章,
拿北海道的薰衣草與普羅旺斯的薰衣草相比較,
仔細端想,我跟薰衣草似乎沒有太多緣分。
一回開著車到台中新社要找薰衣草森林,
經過一段路況不算太好的道路到達園區,
卻碰上了難得一見的休園日。
其實沒有太大的失望,
門票並不便宜,園區內的消費水平亦不低,
另外休園日也是可以敲敲門進去信步兜晃的。
季節不對,園內的植物疏疏落落的,
可惜的是即便能夠想像園畝都生氣勃勃佈滿著薰衣草,
這邊的薰衣草依舊缺乏數大的美。
幾十公尺的一小段坡地,
除了薰衣草外上點綴間雜著深綠的、嫣紅的,以及人工建築的雜景,
也許整體上更加活潑,
卻少了那份紫色的純粹。

六月底直至八月初是富良野薰衣草的季節,
相信這段日子,富良野的泥土中,
每一天都有不少台灣鞋的氣味。
像是由捲筒拉開來平鋪在地表,
豔紫色的無垠地毯,
不知在旅遊書中勾動過多少繞樑三日的遊興。
曾幾何時公車上歐巴桑聊天的內容,
湧現了富良野、富田農場、美瑛之類的關鍵字;
而當提到紫色的霜淇淋,
第一個反應不再是摻入人工色素的香檳葡萄,
而是薰衣草。

ラベンダー。

我沒有去過富良野,也沒有看過北海道的薰衣草。
上一回從網走出發,
原先計劃「路過」富良野,由根室本線前往幾寅,
卻因為睡過頭而繞路改經由札幌以及南千歲過去。
不過當時業已進入秋季,即便路過也難尋薰衣草的芳蹤。

另一波在心頭牽掛更久的浪花,是普羅旺斯的薰衣草海。
一直知道法國南部的雪儂克修道院、Sault 一帶,
有著更甚於北海道的薰衣草。
北海道的除了紫色毯還會有其他顏色依偎並列,
普羅旺斯的則是純粹的紫,
也許不若富良野鮮豔,用另一個詞來形容便是單調。
單調與純粹,鋪陳延展出曠遠與灑脫。

幾年前途經普羅旺斯,從里昂前往蒙地卡羅以及尼斯,
身在炎熱的南法仲夏,不識南北東西,
能把自己送到尼斯搭飛機便已是萬幸,
倒忘卻要特別去找尋那份薰衣草曠野了。
於是乎腦海裡對於普羅旺斯的記憶全為向日葵所佔據。
啊!還有,
畢卡索立體派 Les Demoiselles d'Avignon 的故鄉。

所以我還在等待,
等哪一天與紫色大地刻意地不期而遇。

To see, is to believe.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