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氣很好,
上函館山看夜景的話,應當會很漂亮很清楚。
回憶起腦海中函館的百萬夜景,
那每一個亮點的所曾經帶給我感動迄今仍深植心中。
此時此刻,
我多麼希望心裡所想的那個人可以陪伴我在摩周丸旁看海景,
多麼希望現在不是自己一個人孤獨地在函館街頭啜泣,
但現在,我的確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得不去面對的事實。

略顯可愛的路面電車來來去去,
打從我認識這個城市的第一晚開始,
我就妄想著有一天能夠跟心裡面最在乎的人來這裡,
看船、看海、看夜景,
品嚐幸福的滋味。
常常看著北斗星ロイヤル(ROYAL)個室的介紹發呆,
只有在與你一起的時刻才會感覺 double 比 twin 要來得有價值。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需要療傷?
你知道為什麼我讓自己痛到這樣的程度?

想通了,不再讓自己羈絆著你,
不是因為不愛你,
而是不願自己成為你追求真正幸福的絆腳石,
而是希望你能夠更自由地飛,
不因為地上的人還徒手緊握著風箏線不肯放手,而無法自在翱翔。

感情就像ビター(bitter)口味的 ROYCE 巧克力,
有著好幾層包裝,
需要一層又一層慢慢打開來,
小心翼翼一口一口緩緩地吃。
有甜,有苦,還有淡淡的洋酒味,
那在唇舌間漸次化開來的濃郁味道,
怎麼也無法忘懷,極易上癮。
而且你知道嗎?
我再也不覺得別種巧克力能有辦法引誘得了我了。

也許是因為你覺得膩了;
也許是殘留的生巧克力粉太多,苦味在你舌尖蓋過了甜味;
也許是你找了新口味的 ROYCE 巧克力,你的……新的最愛。

失去所愛的 ROYCE 凝望著車窗外,
心裡惦記著的是心中最美麗的那朵雲彩。
我在前往札幌的特急列車上,看著天色與海景,
期盼在每個穿出隧道的剎那,
能感受到因為你所帶來的光亮。
海浪拍打著岸邊,
入晚的天幕漸漸低沉,
室蘭本線上的キハ281裡,
有個人悄悄拭去那不經意由眼眶中溢出的淚滴。
我記得有一首你很喜歡的歌,
歌詞裡面有函館,有室蘭,有苫小牧。

唯一希望你記得的是,
這裡還有你剩下來的ビター ROYCE,
在冷藏庫裡,小心翼翼地被保存著、呵護著。
任何時刻你想念起ビター ROYCE 的味道,
隨時回來,
只要你還記得回來的路。

                                                                                平成19年8月
                                                                                スーパー北斗17号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