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成27年7月17日。

買好回程的機票後,去程選定7月17日出發,
抵達日本的第一天原本要去住和歌山県海濱的高級溫泉旅館,
但錯過了特價時間,沒訂到。

幾天後發現7月17日不偏不倚是祇園祭前祭,於是很快地決定放棄和歌山,
訂了大津的スーパーホテル,兩人房6800円,
不久後發現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站有更便宜的スマイルホテル,兩人房5400円。

但其實不管旅館訂在哪裡,最後過夜的地方都是相同的。

時間來到平成27年7月17日,金曜日。
台風11号(又稱南卡颱風)在這天造訪西日本地區,許多往返大阪的班機停飛,
我們挑的航空公司很勇敢地決定照常飛行,於是我們在預定的時間抵達大阪関西空港。

(以下多為手機拍照,由Facebook貼過來的照片,畫質較差還請見諒)

0717-01

雨有些大,風不強。
通關很順利,沒什麼排到隊,很順利地買到JR車票,
吃了すき屋的大盛うな牛(鰻魚牛丼),再到貴賓室喝飲料,
坐上特急はるか(HARUKA),抵達京都。

相較於有些人還卡在台灣為了停飛的航班傷腦筋傷腦筋,
到目前為止的我們似乎太順利了,
順利到我們忘記台風的腳步尚未遠去,忘記台風仍回頭眈視著我們。

0717-02

抵達京都的時間是下午一點半過後,接著要轉車到瀬田的旅館放行李,
京都到瀬田的距離是17公里,中間還有山科、大津、膳所、石山四站。
來到京都駅2、3番線的月台,3番線停著13:41開往近江舞子的普通車,
而2番線……
原訂8:37開往草津的新快速還沒進站????

誤點超過300分的新快速並沒有讓我們太有警覺性,
月台上廣播說這班新快速即將進站,而且從新快速改為各停(各站停車)。
(新快速平常是沒有停瀬田的)
拖著行李搭上這班223系新快速,13:48京都開車。

IMG_5177

到瀬田的旅館辦Check-in,在附近的7-11與超市買了東西,
再回旅館喝了杯咖啡,然後出門。

IMG_5184
IMG_5189
IMG_5196

去了雨中的伏見稲荷大社,雨中的祇園祭。

IMG_5187

鴨川的滾滾洪流,提醒人們該早點回家,但我們沒有意會到這個暗示。

七點左右回到京都駅,這時候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去大阪吃晚餐吧』

IMG_5208

看了看時刻表,
原先的計畫是從大阪坐20:36的びわこエクスプレス(琵琶湖EXPRESS)2号,
這樣九點多就可以回到旅館休息。

提著晚餐,20:36準時到月台,月台上不見列車蹤影,也未顯示任何誤點的消息。
出站找了個地方坐,吃完簡單的晚餐,再回改札口問站員,
站員說這班車會開,但是會誤點。

JR西日本往神戸方向的列車因雨停駛,
往京都方向則照常行駛,但列車運用的關係有所延誤。

在車站吃了麵,將三分飽的肚子填補成九分飽,
再度回到月台(10番線),車,還沒來。

同一月台上隔壁番線(9番線)有新快速,很久才來一班,
沒有搭新快速,但就算搭上去,最後晚上還是在相同的地方過夜。

IMG_5210

等著等著一列キハ189系進站了……
キハ189系是特急はまかぜ(浜風)的用車,跑大阪←→香住/浜坂/鳥取,
平日的晚上會到JR京都線打工,從大阪開到草津,再空車回送。

IMG_5211

特急びわこエクスプレス(琵琶湖EXPRESS)2号,
沿途停靠新大阪、京都、山科、大津、石山、草津。

0717-03

21:58,びわこエクスプレス2号誤點82分鐘開車,
盤算著大概十點多可以回到旅館洗洗睡,
在列車開動時寫下:
『キハ189系特急誤點82分開車。被颱風跟大雨打亂行程的這天終於快要結束了……』

殊不知……這天還相當漫長呢……

火車順利地開到新大阪,上了一些乘客後繼續行駛。
新大阪開車後,開了不到8公里,22:17,在接近千里丘駅的半路上停了下來,
車內廣播說需要等候號誌,臨時停車,這在班次密集的通勤路線其實不是那麼不常見。

這一停停了35分鐘,22:52,列車重新開動,通過千里丘駅,
不過,這次開不到3公里,22:59,又在茨木站外臨時停車。

開車時間依然未定,車窗外的イオンシネマ茨木(AEON Cinema)從亮燈到熄燈,
一陣子後隔壁的電車線來了一輛221系,臨停在線路上,車上擠滿了人。
221系上面的乘客以疲憊而哀怨的眼神注視著我們,
特急列車有很多空位,一個人可以坐2到4個位子,他們卻只能擠縮佇立著,
一樣的是兩列車都在等候未知的開車時間。

大雨大雨一直下,歲月跨到了隔日,然後,隔壁的221系竟然先開車了。
0:14,我們這班車停了75分鐘後,重新開動,停靠在前方的茨木駅。

IMG_5213

びわこエクスプレス2号停靠在4番線,隔壁的3番線是剛才的221系。
車上廣播說只開到這裡,請乘客改搭隔壁的221系,
原來剛才列車長沒有驗票向乘客補收特急料金,
是因為他知道反正最後我們會被趕下車啊……(誤)

換乘221系,在擁擠的車廂內勉強被施捨一點站立的位置,
221系遲遲沒有開動,然後,幾分鐘後,廣播宣布,因為雨下太多,車不開了。

全車譁然,大多數的人湧出車廂,爬樓梯上二樓(改札口在二樓)。
不久後,後面來了一列関空來的特急はるか(HARUKA),
更多的人湧上二樓,其中不乏許多語言不通的外國觀光客。

茨木可憐的站員除了辦理退費簽證以及不斷道歉之外,無法給予乘客任何協助。
茨木駅因為現金不足無法直接退錢,只能蓋證明請乘客之後到別站退錢。
詢問站員如何才有可能抵達我們的目的地,
站員只說『阪急現在也沒車囉……』,然後兩手一攤叫我們自己想辦法。

一開始還期望車站會提供振替計程車,
(遇到天候因素停駛,讓客人坐計程車到目的地是常有的事)
但不知是這站未曾遇過停駛的狀況,或是未獲得授權,
站員們口徑一致地叫客人自己想辦法。

一部分的乘客激動而憤怒地包圍著站員,抱怨JR西日本處理不當。
當晚往返大阪京都間的阪急與京阪都是正常行駛的(但有降低速度),
若JR西日本早些決定停駛,乘客是可以順利改搭阪急抵達目的地的。

不過,當天JR西日本處理的方式是將乘客關在車上,停在車站與車站中間,
一關就是兩個小時過去,一直到阪急的終電都開走了,
才把車開進車站跟乘客說我們不開囉請自己想辦法……
當時有位阿伯超激動,直用我聽不大懂的關西腔怒罵站員。

同行的同事是生平第一次出國,想不到第一天晚上就要當流浪漢了。
瀬田的スマイルホテル(Smile Hotel)雖然有些舊,而一走出電梯就可以聞到垃圾味,
但,那裡至少有兩張軟綿綿的床鋪,
怎麼下午還觸手可及的床,現在離我們卻是如此遙遠呢……?

一團混亂的茨木駅,過了好一陣子,廣播說目前可以提供乘客三個選擇:
第一,自己想辦法離開車站;
第二,月台上停靠的はるか(HARUKA)提供過夜,
人客可以自行選擇喜愛的普通車廂或商務車廂過夜;
第三,稍後會有兩班車,分別開往大阪與高槻。

高槻距離茨木6.6公里,是往京都方向再前進兩站,
也是新大阪與京都間唯一有停靠新快速的車站。
高槻駅比茨木熱鬧附近有旅館跟網咖,因此,當下決定往前推進到高槻。

步下月台進到剛剛那列221系,
對於睡在隔壁はるか(HARUKA)的商務車廂一度還有些動搖,直到221系緩緩開動。
在這趟車上的盤算的是,到高槻駅附近的網咖睡三個小時,
再搭五點多的第一班阪急往京都推進(阪急高槻市駅離JR高槻駅不遠)。

不過,抵達高槻駅後,一切又都不一樣了,
因為,高槻駅提供用計程車送乘客回家的服務。

剛到站的時候還不知道有計程車可以坐,
第一件事是向站員索取誤點證明(以為旅遊不便險可以理賠,後來看條款才發現不行),
臉色不大好看的站員給了誤點兩小時的證明,
我說:『我要停駛證明,不是誤點證明』
站員說:『兩小時不夠嗎?那要幾小時?』
討價還價之後獲得兩張誤點六小時的證明書。

高槻駅比起剛才的茨木駅又更熱鬧了,
有些乘客睡在車上,有些乘客在車站內鋪墊子打地鋪,
有些乘客坐在改札口外面的塑膠椅等安排計程車。

另外,這邊還出動了警察維持秩序……

0717-04

在塑膠椅上坐了幾分鐘後發現,有些人手上有護貝的卡片。
其實沒卡片也是可以上計程車的,不過還是去拿了一張,
卡片正面印著「TX高槻駅」,背面寫著到達站。

以為很快就可以坐上計程車躺在旅館軟綿綿的床上,
可是代誌不是憨人想得這麼簡單。
接近半夜兩點的颱風夜,即便站員已經用盡各種方式聯繫,
偶然才來一台的計程車可是比藍色月亮還要珍貴。

JR西日本對於乘車順序的安排搞不定,卡片不是號碼牌,無法判斷先來後到,
(看先來後到也沒有意義,大家都是一起被關在車上的)
乘客們七嘴八舌,
有位胖胖的站員決定由近而遠,先送比較近的人回家。

有一部分住比較遠的人不滿意這樣的安排,與站員爭論著。
瀬田看起來是在比較遠的那群,但,也不想為難站員了。
(乘客中還有人住在比瀬田更遠的南草津、草津、雄琴温泉等地)

稍早在茨木怒罵的阿伯又出現了,
高槻的女站員被罵到都要哭了,兩位警察大人過來關切阿伯……  

0717-05

一直輪不到搭上計程車的漫漫長夜,
3:20,車站開始發送難民口糧與飲用水給車站內的乘客。

數名記者在站內站外走來走去,一一詢問難民是否願意接受採訪,
但大多數的難民都拒絕了。

熬著熬著熬到4:30,
有乘客身體不適,站員搬出了輪椅與嘔吐袋,細心照料著。

無意間注意到有位住雄琴温泉的姐姐已經拿到計程車代行輸送票準備去搭車了。
才知道,原來,什麼先近後遠的規則只是參考用,
會吵的人有糖吃,
誰先去吵,站員就先讓誰回家。
整夜沒睡的火氣都上來了,立刻去找站員理論。
『要去滋賀県的人就不是人嗎?』
『為什麼只剩下要去瀬田的人還留在這裡?』

我們乖乖聽照規則在這邊等,卻被當白癡就對了?

有吵有差,站員清點了剩下要坐計程車的人,
(只剩下要往山科~草津間的人)
一一確認大家的目的地,安排四個人一組,
把大家帶到南口的計程車招呼站。

天色漸亮,JR京都線並沒有因為天亮就恢復行駛,
一早來搭車的人客被站員請去搭阪急,一群又一群撐著傘往阪急車站移動。

0717-06

5:25,終於坐上計程車。

0717-07

看新聞發現當天因JR京都線處理不當回不了家的人大約有兩千人。

共乘計程車的四人中,一位住在石山與瀬田間,
計程車司機先把車開到他家門口,
接著再到我們付了錢但是沒住到的スマイルホテル(Smile Hotel)瀬田,
從高槻到瀬田的車資大約是一萬三,JR西日本買單。
最後一名乘客住在草津,因此計程車又繼續往前開,繼續跳表。
(乘客不用付錢,司機會拿代行輸送票回去跟車站請款)

0717-08

抵達旅館的時間是6:25,剛好趕上自6:30提供的早餐。
快速吃過早餐,簡單沖了澡,從七點補眠到十一點。

經歷這段如此累人的悲慘際遇,
以後再遇到類似的狀況,就不要訂旅館好了以免浪費旅館錢(大誤)。

(完)

, , , ,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thur
  • 竟然避得到飛機航班取消而避不到列車停駛...
    好奇想問一下為什麼阪急沒有停駛?
  • JR西日本與阪急的停駛標準不同。

    Nishi-Akashi 於 2015/07/31 2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