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經濟學裡,
廣義的公共財並不一定符合無排他性與無敵對性的限制,
公共財裡面,有一種叫做 Impure Public Good,
老師喜歡用公共場所的「抽菸權」做例子,
將抽菸者的 utility function 描述成:
U( Xi, Si , P(ΣSi) )

個人的 U 會隨著個人的吸煙量(Si)而增加,
但是一旦在公共場所吸煙的人數越多,
這些老菸槍也會因空氣污染而得到負的效用。
聽到這裡往往都會想到一個場景,
在日本的大車站裡面都會有所謂的吸煙區,
四方形的空間,四面用透明玻璃圍起來,
尖峰時段便可見成群癮君子關在裡面,
騰雲駕霧、吞雲吐霧。
原先的想法是這是一種群體行為,
關在裡面的人越多,
每個人被玻璃窗外其他人關注到的機率便會變小,
效用應該會較高才是。
不過若照公共經濟學的解釋方法,
進去水族箱抽菸的人越多,
反倒會因為增加空氣汙染而使裡面的人效用下降?

很多人大概都聽我講過下面這件事。
一回我搭新幹線,
山陽新幹線的 Hikari Rail Star,
這是很買座的車子,因此指定席常常客滿,
那次便只剩下喫煙席的位子了。
一個人走進車廂,
根本就是在雲裡面……
剛好坐在最後一排靠走道,
欣賞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煙霧瀰漫,
相當地痛苦。

人在雲深不知處啊!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