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7  高雄→七美



  飄著小雨的高雄市,天氣跟心情一樣的昏昏沉沉的。來到新濱碼頭,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台華輪,然而這艘大船並不是這趟路程的開端,我們要搭的是依偎在台華輪的右側,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南海之星。




  看到這樣的畫面是很震撼的。震撼點在於從這兩艘船的大小差異已經能夠預想到稍後的三小時將會有如何的震盪。一旁的高中同學一開始還直以為我們要搭的是那艘大船,等到被告知自己要搭的是渺小的南海之星時,臉上難掩一副失望加上鄙棄所調和出來的表情。我雖然不會暈船,但想到要在海上渾渾噩噩地搖搖晃晃達三小時之久,心中突然竄升出一股想揚棄七美直奔馬公(台華輪開往馬公)的念頭。



  最終還是買了往七美的船票,經過天橋來到船邊,爬上船進入船艙。如果旁邊不要停台華輪的話,這艘船也不算太小,可以容納約莫兩百名乘客,已算是澎湖的「南海」交通船中最大的一艘。延誤了一點時間緩緩出發,行駛了一會兒又停了下來,在出港前為了等一艘貨輪進港還等了許久,這個全國第一大港畢竟是以貨運為主的。



  船艙內的電視螢幕播放的是黃乙玲的「愛到才知痛」。垂直切過鼓山旗津間的渡輪航線,搭配著黃乙玲的歌聲,小船要出港了。港內的海面相當平穩而冷靜,但一出了防波堤,卻又是另一個不同的世界。出港的那一剎那,就好像原本是靜音的 radio,突然間冒出一句「水,潑落~地,潑落~~地,歹收~~回~」那樣的對比。今天風浪很大,很多乘客應該一邊聽著歌一邊開始準備抓兔子了吧?

  雖然睡意濃厚,但是船艙內空氣不好,最後還是選擇到外面的甲板去比較透氣。甲板上擠滿了機車,已沒有太多空間給人站。上下搖晃的壽山漸漸地隱沒了身影,放眼望去四周盡是大海,七美還在很遙遠的彼方。陽光漸漸露出臉來,卻開啟了曬傷的序幕。三小時!只要三小時!從高雄到七美這趟只要三小時的航程,難熬到彷彿跟要到約翰尼斯堡一樣遠。



  終於看到七美東岸的小斷崖出現在眼前,當下真是有無比的感動。感動的不是來自於與七美初次見面的悸動,而是因為終於可以下船了!下船後領了機車(租的機車)到民宿 Check-in,在七美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先躲在房間吹冷氣睡大頭覺。這趟行程為了配合高雄到七美的船班,在七美停留了很久的時間,所以有很多多餘的時間可以睡覺。小憩片刻後,騎著機車出發,第一站是小台灣,然而小台灣只能用「俯瞰」的。沿著東岸往北前進,這是七美島上風景最美的一段路,上下起伏的大彎道伴著海風,很快就到了雙心石滬。適逢漲潮,石滬全盤沒在水中,向下通往石滬的步道正在整修,因此一樣只站在高處俯瞰,沒有下到石滬周圍。還記得國小時第一次在「小牛頓」上看到雙心石滬,那時候就很想來了。豈知一晃眼就過了十餘年,到了 23 歲我才第一次來到這裡。




  繼續騎著車逆時針環島,全身也被太陽烤得越來越焦,索性躲進七美航空站吹冷氣。此時是下午四點左右,恰好有一班由馬公飛七美的班機抵達,停留 40 分鐘後,再接著飛往高雄。小巧的七美航空站,所有的設施都擠在同一個空間內,劃位櫃檯、候機室、行李託運處、X光檢查機、金屬探測機……,全部的設施都在一道目光掃過的範圍內。七美往返高雄的班機一週 12 班,往返馬公則是一週 7 班。看著櫃檯前公告的時刻表,小小的多尼爾從七美到高雄只需要 35 分鐘,對照起上午三小時波濤洶湧的船程,相較之下搭飛行機真是輕鬆愜意多了。然而,飛機票價一千七百多元,南海之星只要七百多元,一千元的差價讓人深深明瞭,搭船的辛苦,究竟值多少。





  送走這班飛機的同時,便是七美航空站打烊的時分了,下一班飛機要到明天才會來。走出航空站大門,發現機場圍牆邊有一對老夫老妻正對著起飛的飛機揮手,因為飛機上搭載著他們的兒孫。很多澎湖人離鄉背井出外打拼,高雄常是他們的第一選擇,也是全台灣跟澎湖關係最緊密的都市。望著這架往南飛的飛機,讓我想起國小五六年級的導師是澎湖人。還有一個大學同學,也是在高雄唸書、長大的七美人。



  騎車回到港口邊吃了黑輪一類的食物果腹,回到民宿,所有人倒頭就睡,醒來的時候天色都已經黑了。惦記著還有一個景點沒有去,於是在夜幕中騎車到七美人塚。這種地方在晚上的氣氛真是分外詭異,唯一的好處是因為已經太晚了所以不用收門票。今天七美鄉舉辦活動,許多鄉民都聚集在港口旁的廣場烤肉。我們不是當地人,不好意思參加。對於遊客而言,七美的生活並不算方便,放眼望去沒有什麼能吃晚餐的店。最後在離港口有段距離的郊外,找到一間外國新娘開的小吃店。晚餐吃的是 30 元的大片蔥油餅加蛋,因為菜單上的另一種選擇──陽春麵要價 70 元。




  邊看「娘家」邊吃晚餐,吃著吃著外頭下起傾盆大雨,於是又點了かき氷(剉冰),吃冰等雨停。廣場上那些烤肉烤到一半的鄉民們,此時應該正忙著撤退吧?待雨停騎車回到民宿,為了省錢便先在這天晚上把機車還了。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