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flavorspring)

還記得,小時候,往來鼓山與旗津的渡輪,
是單層的,沒有冷氣的,船上有著的是斑駁的長條木椅,
站著的時候可以抓著細細的鐵欄杆吹海風的那種。

單層渡輪分成兩半,一半載人,一半載機車,
那時候還沒有八五大樓,放眼望去,
高雄港與高雄市區也還隔著高大雄偉的牆。


工業城、小渡輪、方貨櫃、大輪船,
是屬於這個港口的灰色記憶。

那時候的單層渡輪就已經很有年紀了,
鼓山與旗津間不到十分鐘的航程,
老邁引擎的嘶吼,不輸貨櫃船的汽笛。
但,未曾令人想過的是,這樣的老船,竟也殘存至十餘年後的今日。

後來高雄市車船管理處引進了雙層渡輪,
下層載機車、上層載人,
上層有著冷氣,雖然很多遊客索性邊吹冷氣邊開窗。

到了廿一世紀,又引進了有著雙艏雙推進器,
船的兩邊都可以行駛,不需要掉頭的旗鼓輪。
一樣是雙層,下層載機車、上層載人,
上層有著冷氣,不過窗戶就變成無法開啟的了(像公車的大窗車一般)。

有了高級冷氣渡輪行駛於鼓山─旗津航線,
舊式的單層渡輪便被貶謫到南方,行駛小港、中洲與紅毛港間的航線。
鼓山與旗津間,只見三輛雙層冷氣渡輪滿載著遊客,
偶爾穿插著幾艘樣態似野雞,生意清淡的民營船,
他們來喥海產,來吃小卷,來爬山看燈塔,來踏沙灘見夕陽。

西側的海濱開始整建,整建成好長好長一條人行步道;
旗津輪渡站換了風貌,由純粹的運輸功能蛻變地頗具觀光氣息;
搭渡輪不用提前買窄窄的薄紙票,只消上船前在入口將船資投進零錢箱;
三輪車仍舊被奮力地踩踏著,可能上頭添了些華麗的裝飾;
仰頭張望飛行機的臉龐,脫口而出的那句「啊!飛機!」,
也在長大後悄悄換成了「啊!港龍航空的A330-300!」

一切的一切,好像就是那麼似曾相似,
但當不小心活回過去的灰色記憶時,這一切卻又如此遙遠而陌生。
就像是,上一回從A320的窗邊俯視旗津的夜景,已經是九年前的事。
就像是,沒有什麼人會去在意,自己曾經遺忘了去惦記,
過去的單層渡輪是否還存在於高雄港的任何一個角落。

今年夏天的前些日子,在渡輪即將漲價五成以前,
我這個不稱職的地陪,開車載曼妮到鼓山,然後搭上渡輪到對岸的旗津。
一張 I Pass,一張 Taiwan Money,去程搭的是要爬上二樓的旗鼓輪,
謝市長常掛在嘴邊的政績之一。

回程,
吃完小卷,頂著炎炎夏日走回旗津輪渡站,
眼前有艘船停泊著,正準備開船。
過去遇到這種情形我是不會急著上船的,
我會送走這班船,然後搭下一班,揀個好位子坐。
在尖峰時刻,通常這班船一開走,下一班船會馬上進來。

可是這天,我卻很反常地,趕緊拿出兩張卡刷了進站,
拖著曼妮往船邊跑,就像大三那年在館前路開封街追趕 636-AC 一般。
(註:636-AC 是欣欣客運的低底盤公車,當時配給236路線)
進站時還匆忙向站員問了句:「今天怎麼換這艘船跑?」

才一上船,船就離岸了。
搭這艘船不用爬樓梯,這艘船沒有冷氣,
這艘船是單層的,舊舊的,吃水不深,客艙離水面很近……

自從往來紅毛港的航線停駛之後,這船就處於閒置狀態,
這天由於原本往來鼓山與旗津的船被抓去維修保養,
因此就把這艘舊船拿出來代打,因此我們很難得地搭到這平常搭不到的老船。

劃開高雄港內的水面,比從前更加老邁的引擎聲,
由旗津出發,往鼓山前進。

是第一次吧?
第一次從這艘船上凝視著八五大樓。
墨綠的褲檔,背後是晴朗無雲的天空,
而雙腳站著的地方,
是一艘已然航渡過時間的巨輪,
回味童年,望向現代的渡輪。

單層的喔!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sonnn
  • 我是台大火車社的學弟
    真的好久沒搭到單層的了
    支前從前鎮去中洲吃海鮮也是坐到大台的渡輪(在中洲-前鎮線載車用) 小台的像最上面的一樣 停泊在港口 小的船比大的船更靠近海面 坐起來感覺真的差很多 學長你真好運~
  • NishiAkashi
  • 學弟你好,歡迎光臨,
    有機會再一起坐船去旗津吧!(雖然渡輪漲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