稚内駅宗谷岬

17.-8.30  JR日本最北端の駅  稚内  北緯45度24分  宗谷本線  北海道
              札幌→特急利尻→6:00 稚内 14:08→普通→音威子府
                                                                               
平成十七年八月廿九日,
帶著對小樽運河冷凝的回憶返抵北海到第一大城──札幌。
晚間十點,這個對日本人而言已經算晚的時間,
北海道的任何一間未打烊的拉麵店卻都有可能擠滿台灣遊客,
而札幌車站的候車大廳仍有不少候車的乘客。
四班夜行列車將先後由札幌發車:
開往青森的はまなす(Hamanasu)(濱茄子)、
開往網走的オホーツク(Okhotsuk)(鄂霍次克)9號、
開往釧路的まりも(Marimo)(毬藻)、
開往稚內的利尻(Rishiri)。
23:02,利尻由札幌準時發車,
キハ183系在夜色中行走著,很快隨著熄燈進入夢鄉。
                                                                               
道北和煦的晨曦照入車內,揉著惺忪的雙眼,
緯度的緩緩漸增,列車從南稚內開出即將到達稚內。
頭仍舊昏昏的,但精神卻很好,對於下車後將看見的一景一物抱著非常大的期待。
由札幌開車近七小時,經過 396.2 公里,
「利尻」緩緩駛近稚內站第2番線。
清晨六點多,空氣是沉緩而清冷的,
平成十七年八月三十日,天氣晴。
留連在不甚寬的月台上,木頭柱子釘有一系列這樣的牌子:
「旭川駅より 259.4km」、
「札幌駅より 396.2km」、
「函館駅より 703.3km」、
「東京駅より 1596.1km」、
「鹿児島駅より 3092.3km」、
「指宿駅より 3134.8km」……
                                                                               
「JR日本最北端の駅  北緯45度24分44秒  稚内駅」的標誌位於月台北端,
再向北幾步,鐵路的終點,
立著一個木牌,寫著
「最北端の線路」、
「指宿枕崎線  西大山駅」
「最南端から北へ伸びる線路はここが終点です。」、
「宗谷本線  稚内駅」、
「昭和3.12.26開駅」等字樣。
( http://www.pixnet.net/displayimage.php?pos=-24979621 )
這個車站跟我同一天生日,
不過,我是昭和 59 年生,比稚內站年輕很多很多。
                                                                               
在北海道的北端,沉浸在難以自拔的感動當中,
都忘記站員已經在改札口等我們等很久了。
出站後發現車站內的立食麵攤剛開始營業,
吃了一頓相對豐盛的早餐(忘了是吃うどん還是そば),
暖呼呼的。
蜷曲在候車室的塑膠椅上,於睡睡醒醒間徘徊,
頗有流浪的淒涼味。
等待公車的空檔,除了補眠之外,也利用時間買了紀念入場券,
一式二張,還附上稚內站的到著證明書。

差不多到公車發車的時間,走到公車站買往復車票,
搭上車,車子往我們目的地開去。
離開市區,
車窗右側是淺綠色的緩丘,左側是大海,
有些像台灣的東北海岸。
從南稚內過後應有一段是與昔日的天北線平行,
不過由於貪圖海景踞了靠海的座位,便也無暇去搜尋天北線的痕跡了。
                                                                               
還未能滿足享受盡沿海的車窗風景,便已抵達目的地──宗谷岬。
北緯 45 度 31 分 14 秒,日本本土的最北端。
                                                                               
宗谷バス(宗谷巴士)吐出為數不少的遊客,
醒目的紀念碑在強風中聳立著,紀念碑前方是一大片人工草皮,
成群的遊客爭相與紀念碑合照。
走近海邊,望著近岸的碎坡,
天色有些矇矓,海與天的分界已有些迷惘,
對於亞洲太平洋的認知或許便僅止於此,再向北去,就是陌生的世界了。
流浪征討的雄心在這裡收斂,宗谷岬已經是目標,
直覺告訴自己,
以自己的狀況短期內大概是沒辦法有能力到庫頁島自助旅行的。
                                                                               
遊客稍稍散去,
覓得空檔趕緊與紀念碑合照,捕捉這極北的剎那。
                                                                               
一名騎著腳踏車,似野人般轟轟烈烈而來的年輕人將他的相機遞給我,
要我幫他拍照。
這名浪子的自転車馱著他所有行囊,
他的到來引來一陣騷動,
霎時間大群遊客蜂擁而上爭相與她合照,
熱情的他不畏強風,索性連上衣也脫去。
突然覺得,紀念碑的風采全然被他搶走。
                                                                               
宗谷岬的附近地區充斥著「日本最北」:
「日本最北的住宿地」、「日本最北的觀光所」、
「日本最北端的壽司屋」、「日本最北端的食堂」……
買了到著證明書,要價¥100,並不算太貴。
宗谷岬旁的山坡上,有一慰靈塔,
設立於 1985 年,是為了紀念 1983 年的一場空難。
1983 年 9 月 1 日,
一架由紐約經安克拉治飛往漢城(首爾)的大韓航空波音 747 客機,
偏離了預定飛行航道,
(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6/KA_Flight_007.gif )
飛經稚內附近海上時被一架蘇聯的戰鬥機擊落,
機上 269 名人員全數罹難。
距離 9 月 1 日只剩下兩天,也許兩天後這裡將有 22 週年的紀念活動吧?
                                                                               
在宗谷岬的郵筒寄了明信片,
搭上返程的バス(bus)意猶未盡離開此處回到稚內。
坐上便宜的纜車到山上的稚內公園,俯瞰海景與稚內街景,
連接稚内市區與稚內公園的稚內公園ロープウェイ(ropeway),
在 2006 年 3 月 31日廢止,
因此,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有機會在這裡搭 ropeway 上下山。
兩台小巧的纜車,一台叫「タロ」(Taro),另一台叫「ジロ」(Jiro),
是兩隻樺太犬的名字,
這兩隻狗狗曾經在稚內公園受訓,之後被派遣到南極做為南極觀測犬,
那一批去的 22 隻樺太犬只有這兩隻活著回日本。
                                                                               
偌大的稚內公園有些冷清,
信步到面海而有著「氷雪の門」(冰雪之門)的那側,
居高臨下迎著海風望著大海,
心,一樣海闊天空。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