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          とうきょう                Tokyo
                                                                               
很多人的旅程從東京開始,很多人的旅程在東京結束。
                                                                               
我去過東京嗎?
嚴格來說,不能否認我去過東京,
只是,每次想起我在東京似乎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玩到,
發現自己去過跟沒去過一樣,一股空虛感油然而生。
                                                                               
(一)
獨自一個人從盛岡搭了近兩個半小時的車,
過仙台後開始解 JR 時刻表後面的 Quiz,等解出來的時候已經快到大宮了,
新幹線的速度慢了下來,緩緩鑽入地下,
在上野稍事停靠後復爬出地面,
晚間十點零八分,在夜色中抵達終點東京 20 番線。
                                                                               
提著行李,獨自一個人步下こまち(Komachi)28號,
第一次踏上東京車站的月台,有些五味雜陳,
內心的興奮是大於不安的,雖然還帶著許多疲倦。
                                                                               
東京,
亞洲第一大都會,
全球物價水準第二高的城市,
一個在無數日劇中熟稔無數次的地方,
到了二十歲我才第一次造訪。
                                                                               
站在月台上有些茫然,腦海一片空白
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如何上下電扶梯,要如何轉車。
並不是因為到了東京頭腦變笨,
而是因為我不必為這些事費心,只要乖乖跟著走就好,
偶爾有這樣放下一切輕鬆的感覺也挺不錯的。
                                                                                
在月台上跟 holyo 會合,準備前往下榻處,
其實這晚原先是要住在松島的老人院的,
但因為一些原因,在釧路臨時把宮城縣的住宿取消,改住東京都。
                                                                               
搭著很長的電扶梯來到居高臨下的1、2番線,中央本線的月台。
由於是星期六,最末班的中央特快已經在 21:56 開走,
因此我們只剩下一般的快速可搭,相當哀傷。
擠上一班古老的橘色 201 系,
車廂內摩肩接踵,
holyo 佔空間的行李箱更是相當不討喜,不得車內乘客的緣。
                                                                               
站得腳很酸,
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中,
我跟 holyo 都不敢鬆懈地注意著究竟到了哪一站,深怕搭過站,
感覺過了好久好久,比從仙台到東京還要久,
晚上十一點才抵達國分寺。
                                                                               
這是,對於東京,最初的印象,
擁擠的中央線,擁擠的橘色電車,擁擠的閃爍燈光。
                                                                               
在國分寺車站旁的旅館睡了一晚,
隔天早上把 SK 同學跟抱枕同學丟給抱枕同學在日本唸書的表姐,
他們要去成田機場搭飛機回台灣,
我跟 holyo 則再度站上 201 系到東京車站,
把行李塞進 coin locker 後轉搭 MAXやまびこ(Yamabiko)109號前往仙台。
                                                                               
坐在2階(雙層車箱之上層)的指定席,列車向北挪移,
此刻對於東京沒有任何的依依不捨,
離開東京的瞬間,心情反倒豁然開朗了起來。
                                                                               
(二)
既然行李還在東京,那麼就一定得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搭寢台列車抵達上野,
手上尚提著一盒趁著特價的尾聲買的甜甜圈。
於上野下車後決定先到東京車站晃晃,
在眾多選擇中我們利用 JR PASS 搭了新幹線なすの230號,價值¥900。
搭在來線普通的話可是只要¥150呢!
而且並沒有比較慢……。
                                                                               
在東京車站內漫無目的地閒晃,
站在新幹線月台看進出車站的車輛;
走出丸之內中央口仰望東京站外觀;
坐在銀之鈴廣場假裝是等車的旅人;
最後還是步上了中央線月台,
搭橘色的 201系前往擁擠的新宿。
                                                                               
到了新宿一如預期發現標的物──紀伊國屋本店還沒到營業時間。
於是我跟 holyo 決定分頭行動,
holyo 留在新宿附近閒晃還有在車站迷路 XD,
我則是去搭了很多 JR 的直流型電車,去別的地方迷路 XD
(所以兩個人分開來迷路……)
路徑為:新宿→池袋→赤羽→板橋→新宿。
然後我想我已經說過很多次甜甜圈留在板橋忘了帶走……。
                                                                               
回到新宿紀伊國屋買了要買的書之後,
十一點多,holyo 留下來繼續逛,
我則搭上山手線的 E231 到上野,
轉搭新幹線前往荒涼的上毛高原。
                                                                               
這個半天在東京感覺更空虛了……
                                                                               
(三)
離開上野後獨自一個人到群馬、長野逛了一整個下午,
一整個下午都在下雨,預計要去看的幾個點都沒辦法去,
看來以後還得再跑一趟了。
                                                                               
holyo 堅持一定要吃橫川站旁邊賣的釜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我會乖乖地花幾個小時跑去幫他買。
只是到了橫川發現釜飯已經賣完了,還要等人再送過來,
只是我要搭的車開車時間也快到了。
跟老闆娘訴說著自己是從台灣來的,沒買到釜飯的話會很哀傷之類的,
老闆娘直說著不好意思,只是也無可奈何。
最後,我都已經進了改札口,
熱騰騰的釜飯終於在車子開動前送來,
付了¥1800,提著兩枚重物上車。
                                                                               
跟 holyo 約晚上七點在東京車站丸之內中央口會合。
雖貴為「中央口」,而且面對著皇居,
但丸之內中央口卻相當窄小與不起眼,進出的人潮也不多,
這也是我們約在這裡會合的原因。
                                                                               
holyo 因為在品川新宿大奔波所以遲到,讓我多等了好一陣子。
會合之後我們搭上開往新大阪的新幹線,在新幹線上吃晚餐,
看著東京站的身影消失在後方,
這已經是第三度跟東京說再見了,
肚子很餓,眼神專注在面前的釜飯(其實已經冷掉了……),
沒有離情依依。
                                                                               
啊……行李還鎖在東京車站的 coin locker 裡面。
                                                                               
(四)
第四度回到東京,是在「地下總武」的月台,地下五階。
這時候14號台風正在九州一帶,
高千穗鐵道正差不多要柔腸寸斷,
心裡惦記著自己會不會因為台風而被困在日本某處,
打了電話回家,跟姑姑說隔天要縮減行程提早到家,
看著手中這張在三ノ宮劃的指定券,
這已經是流浪行程的第十四天晚上,
十五天的旅程,終於也即將要畫上句點了嗎?
                                                                               
到 coin locker 把擠成一團的行李拉出來,
走到第9番線搭車。
四十八小時內在東京車站下車五次、上車五次,
(在這四十八小時內還去了仙台、秋田、輕井澤跟橫濱……)
到過最高與最低的月台,
沒有在車站內迷路,其實也是件蠻神奇的事吧。
                                                                               
九月五日星期一,
十四輛編成的寢台特急 Sunrise Seto‧Izumo 停靠著,準備西行。
還記得日劇電車男完結篇的最後一幕,也是在東京車站,
男女主角搭著寢台列車離開,他們搭的是 Blue Train。
而 Sunrise 則是新穎的 285 系電車,讓我期待了很久的車子。
                                                                               
上車後很興奮,卻依舊安然入睡。
                                                                               
Farewell, Tokyo.
                                                                               
下次什麼時候回來呢?
                                                                               
在車上醒來的時候已經到姬路了,
到了關西,感覺就像是回到另一個比較熟悉的世界。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