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沒有搭到終電。
踏上 0:06 發的列車,距離 0:24 的終電還有兩班車的間隙,
在這個時間離開學校讓人感到相當踏實,
晚上十一點多的振筆疾書讓今天與一種許久未見的踏實感重逢。

其實沒有振筆疾書,用的是鍵盤,螢幕上白紙黑字。

雖然對於發生過的一切早就平心靜氣也不再傷心了,
不過客觀且不可否認的是,這一年多來我的生活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重心,
失去重心,相對地也就很難覺得自己過得踏實。

因此,偶然因為別的原因而拾回那份充實的感受總是令人意足的。
                                                                               
從大三到現在(大三開始早上要到法學院上課),
我一直很堅持搭車上下學,
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我早上駕駛任何交通工具上學都很容易打瞌睡,
畢竟到學校上課通常並不是件令人期待的事,無法讓人打起精神。
(如果是要大清早出門去玩,當然能夠精神抖擻)

不過要能夠毫無後顧之憂地這麼做得要有便利的大眾運輸工具,
有時候想想,
得要感謝台北地下鐵十二點多收班,讓人十一點多還能挑燈寫論文,
或是讓二十幾個人能夠邊吃披薩、邊烤蕃薯編織作業,
雖然以前常常因為捷運班距拖太長,讓我早上的課遲到個五分十分,
然後就不敢進去打擾大蕃薯。

感謝在我夜半時分走出地鐵站的時候,還有亮著燈的 7-11,
可以讓我買塊楓糖雪蜜蛋糕邊走邊吃。

最後的這段路下起了雨,
啊!
那麼,就感謝背包裡還有把如荷葉般,一百零五日圓的小雨傘,
能夠為腰部以上擋去些許陣雨吧。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