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問我哪種新幹線搭過最多次,我可能要算很久;
但如果問我日本哪種火車搭過最多次,我會想也不想回答223系。

還是國中的時候吧?
從清水寺塞了很久的車回到京都車站,
捨棄來時的新幹線,
搭上比新幹線便宜相當多的新快速,
在四線區間體驗時速130公里的感受,
便宜、快、穩,是這型車的寫照。

之後陸陸續續搭了多少回這型車已不可考,
普通、快速、新快速都遇過不少回,
但身為車型白癡的我直至2005年才知道這款車的名字是223系。

闊別了許多年由關西空港搭上關空快速,
車上的翻背椅看來熟悉,
holyo很魔人地說著這是223系0番台,
這數字對我而言有著某些程度的陌生。
窗外景色倏忽飛過,腦海中的記憶在彷彿之中緣著窗沿間斷地竄出。
霎時間懂了,對於近畿都會搭著車闖蕩的記億,
讓2‧2‧3這三個字串了起來。

在大阪轉搭另一班新快速223前往三ノ宮,
還是要擁擠些才有223該有的味道,方才的關空快速空了點。
這才是我認識的,那又快又穩又擠的優質電車。
一切變得越益熟稔,
太久沒到日本,剛從機場出關時還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感受,
好像有什麼變得不一樣了似的,
但現在,
站在223系上,列車的最西端,
像是回家的感覺嗎?我不知道,
但我很想大喊:「三ノ宮,我回來了。」

從這刻起,多年以來在我回憶裡找不到名字的很多東西都得到正名了。
原來他們都有相同的名號:223。

一行人浩浩蕩蕩搭著223系向東跨過山科抵達雖近但未曾去過的的琵琶湖,
在滋賀大津對琵琶湖的幻想破滅了一半。

去搭SL山口那天也是以223系作為一天旅程的開端,
在姬路下車轉新幹線的空檔還看了看曼妮跟紀瑩一行人數天前甫住過的東橫INN。

一回在尼崎衝下KTR8000再衝進幾乎擠不上的223新快速為趕回家吃晚飯,
在神戶衝出223再衝進停在同一月台另一側的221,
雖然對車型還弄不是很清楚,但以往對於在京阪神搭車轉車倒是累積許多經驗  XD
雖然班次密集但仍舊要快狠準,眼明手快地衝衝衝,遲個五秒車門便關了,
快速換新快速新快速換普通普通再換新快速用最快的方式把自己送到目的地,
在月台上跳過來跳過去,是很常有的事。

外出流浪的第一天,在不算太遠的四國高松又與223系Marine Liner重逢,
雖然貪圖舒適在回岡山時捨棄223系自由席而搭上5000系的普通車指定席,
由於普通車指定席位於二階車輛的一階,旅伴尚拿出黃翔業的精神~  XD
如果定義不要太嚴格,在夜色中也能算是跟223系一同過瀨戶大橋吧?

外出流浪的第二天到倒數第二天,暫別了223系。

最後一天在姬路狼狽步下超級白兔,
由於在超級白兔上打了電話回家說要回去吃晚餐,
因此必須趕緊趕回去。
223系新快速此刻又派上了用場~

使用JR PASS的倒數第二天,
從土山搭普通到加古川,普通在加古川待避223系新快速,因此我們跳上了新快速,
回程從姬路搭223系到加古川,
由於這天抵達加古川時並沒有普通車待避,因此在加古川停留了約莫10分鐘。
這是我加古川站高架化後第一次到這裡,
紀伊國屋應該已經打烊,
還是很納悶為何旅伴對加古川的「王將」餃子館一直很感興趣。

使用JR PASS的最後一天,
帶著曾淞聯在大阪梅田迷路後,
輾轉回到西明石要等車回土山,
原先預期來的會是221系,但最後來的是223系,
因而223系成了這21天以來的最後一班車。

將近一萬六千公里的旅途,
由223系開始,由223系結束,
雖不是預先排定,
但,感覺真好。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