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接近十二點半,從忠孝復興坐上木柵線往動物園方向的列車,
就如同陳熙文下午說的那樣,車子以比白天還要慢的速度緩行著。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在這樣的夜深時分搭車,
以往有很多次是在星期四的夜晚,埋首寫完大亂鬥的總體作業後,
跟陳熙文一起從善導寺搭東西線(板南線)的終電到忠孝復興,
搭冗長的手扶梯上樓,再一南一北地各自背道而歸。

在新交通系統的列車上,看著峽谷般的復興南路,
(新交通系統由日文直譯而來,指異於一般鐵道的中小運量軌條式運輸系統)
大部分的樓層總是漆黑的,
在黑色的水泥森林中,僅有低於視線的路燈虛應著例行的故事。
唯一總不確定的是,搭上的車是不是終電,
是的話,足以慶幸趕上了終電;
不是的話,則足以欣喜今天不是最後一批搭木柵線回家的歸人。

方才則是想起自己在日本首都圈第一次搭終電,不過是今年八月底的事而已。
也是新交通系統,西武鐵道的山口線,Loe Liner;
也是跟陳熙文一起搭的,似乎我們兩個湊在一起就會有搭終電的命。

西武鐵道山口線全長 2.8 公里,原本是軌距只有 762 mm 的輕便鐵道,
1984 年停止營業並開始施工,1985 年才改建成現在的模樣。
在 1977 至 1984 這幾年,還跑過從台糖溪湖糖廠賣過去的蒸氣機關車。
從起點到終點總共只有三站:西武遊園地、遊園地西、西武球場前,
遊園地西與西武球場前之前,有一個東中峯信號所。

那天在西武球場看完球出來,研究著陌生的路線圖與票價表,
站內放送著「往西武遊園地方向的末班車要開了」,
很快地瞄了一下路線圖,發現這個方向可以一直換車接到國分寺。
國分寺是個不陌生的地名,
(相較於西武池袋線的車站我幾乎沒有幾個聽過的)
在不想跟來時搭相同的路線(西武池袋線 + 狹山線)並且確定不會迷路的情況下,
快步爬了一段坡,上了車。
「山口線」,在我的記憶裡一直就是連接山陽小郡與山陰益田,
那條有貴婦人SL(C57 1)行駛的 JR 藍色地方交通線。
這是我第一天知道,
在東京都與琦玉縣的交界處,也有一條小巧的「山口線」存在,
而在知曉的兩分鐘內我就上了車。

車上盡是西武隊的球迷,已經沒有座位可坐,
熱血的小球迷們手上拿著應援道具,機哩呱啦地講著我來不及聽懂的日語。
一直到列車起步,傳來與木柵線相似的運轉聲,
我才發現到這條山口線是新交通系統。
列車緩慢地行走著,經過了車庫沿著棒球練習場旁行進,
為了怕車子被球砸到,還設置了防護網(http://www.tawatawa.com/densha4w/img212.jpg)。

在僅有單線,非高架而是平面的山口線上續行,
窗外一片寂黑,
可以辨別出,我們不是行駛在高樓廣廈間,而是行駛在荒郊野外。
因為是單線所以不會有對向來車,
當然,路旁也不會有賣清粥小菜的店面。
穿過了幾個隧道,在六分鐘後抵達 2.5 公里外的遊園地西車站,
在黑夜中,藉著車站的餘光,
可以依稀看到西武遊園地裡有 Hello Kitty 的身影。
在遊樂園的營業時間已過的此時,車子在這裡停下來不知道能夠給誰坐呢?

不到兩分鐘後,便抵達了這列車的終點:西武遊園地。
現在已經不大記得彼時是怎麼轉車到國分寺的,
在首都圈第一次搭終電的經驗,跟想像中,很不一樣。
就當是從麟光搭到動物園吧,
把萬芳醫院與萬芳社區的房子都忽略掉的話。
不過,
Loe Liner 可不是無人駕駛,而是有司機的喔!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