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一點多,
連午餐都還沒來得及吃,便往台北車站跑去,要趕下午兩點整的車。
抵達車站已經將近一點四十分,要買票時,發現窗口前方排了好長的隊伍,
便放棄刷卡改排自動售票機。
從台北到新台中搭新幹線自由席,十二月底前特價 555 元,
餵了一張千元鈔進去,掉出來八個五十元硬幣。

這是今年第三次搭新幹線自由席。
九月的時候原先打算從博多搭 N700 到姬路,
但臨時作罷,改搭經過關門大橋的巴士。
沒搭到 N700 的自由席,隔了三個月倒搭上了 700T 的自由席。
HIKARI 123 號從台北開車便滿席,
走道上零星地站立著幾名,搭手扶梯搭得比較慢的乘客。

時段還不算太晚,再晚一些,
隨著載重的增加,車廂內的氛圍會更悶熱急躁。

新幹線的通車,帶來新的相對價格結構,讓人對於運輸工具的願付價格產生改變。
「在來線的特急(自強號)還蠻便宜的……」
「在來線的特急(自強號)怎麼好像變更慢了……」(雖然本來就很慢)
這其實是很微妙的,市場上出現了一種新的高價商品,
明明沒有使所得線往右上方移動的效果,也沒有讓原本市場的商品效益有變動,
卻使得在來線的市場產生新的相對均衡。

在新幹線通車之後,
你  搭自強/搭莒光  的比例是不是也產生了改變呢?

最前面提到這是今年第三次搭新幹線自由席,
那麼今年前兩次搭新幹線自由席是在哪裡呢?
今年的第一次是從品川搭到東京,第二次是從東京搭到上野,
還頗欠揍的。

不過講到新幹線自由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
是在某年的某個星期日傍晚,從輕井澤往東京方向的新幹線 ASAMA。
輕井澤上車的人把整節車廂塞得滿滿的,
盛況就如同晚上十點的山手線崎京線,
或是跨年夜的台北地下鐵東西線(台北捷運藍線)一般。
這樣比擬一點都不誇張,
更何況車上的乘客大多都不是只提著一個公事包,
而是歌聲滿行囊地渡完兩天假大包小包準備回家的。
在如此般的自由席車廂內,可是一點移動的人身自由都沒有的。
整個車廂的生命共同體(肉丸?),摩肩接踵地以時速兩百多公里的速率移動著。

明年農曆年的台灣新幹線自由席,應當也是很有看頭的。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