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館夜景

今天,九月十七日,
折騰了許久,下午三點許才抵達碧砂漁港,五點十分搭上船,近六時才在基隆嶼上岸。
翳躲在富貴角後方的落日,從雲中放射出光芒,
天空被正V字形分成三塊,
中央的淡藍,兩旁的淺紫,下方沿著海岸的,是制式的橘偏灰。
華燈初上,在基隆嶼上的時光與彩霞等速流逝,
穿過隧道,遠方半山上的九份,叢簇著耀眼的燈火,金碧輝煌,
徒手拿起相機,僅攫取到抖動的流金。
向Kalen學姊借了腳架,家綺幫我在匱乏路燈的人行步道上立起腳架。
我想起某個熟悉的畫面,
十五天前,我在某個山頭上的人海中立起腳架,
LCD中的畫面,與今天相同,一樣有燈,一樣有海。

昨天,九月十六日,
晚上十一時許,文化大學的邊緣,
下望,是北台北的夜景,
我想起某個熟悉的畫面,
十四天前……

九月二日,晚上六點半,搭著誤點的Super北斗16號,
在終點函館下車,與失散了二十個小時的旅伴重逢,
買票、劃位、到離車站有些距離的飯店Check in……
經過一番緊湊的忙碌後,尚來不及吃晚餐,
懷抱著函館市區的燈火可能會隨著夜深而減去的疑慮,
在晚上八點零五分搭上往函館山的巴士。
陡峭狹窄的山路,很快沒入針葉林中,
霎時間,車內的燈熄去,很快令人會心一笑地悟出關燈的用意,
車窗右側,針葉林的縫隙中,透露著自山腳下上揚而來的燈光……

金耀日的夜晚,函館山上摩肩接踵,
好不容易據得一空位,冷風不停襲來,卻不減所有人的熱暖興致。
左右兩側是海面,夾峙著一整片燈海,
讓人不得不由衷讚嘆這世界級的景觀。
寧靜的海港,若浮似沉的船燈;離港邊不遠,醒目的東橫INN藍色招牌……
趁亂架起腳架,取好景,
實驗著不同的光圈/快門組合。
人潮逐漸散去,緊張的氛圍得以舒緩,我們得以找到拍合照的空間,
接著被一群日本人包圍成為觀光景點……
在與熱情的日人旅行團雞同鴨講用許多種語言對話著的同時,
目光卻忍不住移向扣人心弦的函館夜景。
這是在北海道的最後一個夜晚,
璀璨而亮眼。

依依不捨搭著末班巴士下山,
為因清晨在Okhotsk上睡過頭而疲倦奔波的這一天,留下最完美的結局。

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