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根室駅東根室駅


17.-8.31  JR日本最東端の駅  東根室  東經145度36分  根室本線  北海道
              根室→普通→8:24 東根室
                                                                               
根室本線從瀧川到根室,全長 443.8 公里,全通於 1921 年,
途經富良野、幾寅、新得、十勝清水、帶廣、白糠、釧路、厚岸等地。
1981 年,石勝線通車,取代根室本線瀧川到上落合信號場的功能,
成為往來札幌與釧路間的捷徑,
因此,目前根室本線僅餘上落合信號場至釧路間有定期特急列車運行,
其餘路段僅餘普通及快速列車。
                                                                               
東根室是根室本線的倒數第二站。
                                                                               
帶著一肚子的拉麵從札幌搭上開往釧路的夜行特急──まりも(Marimo)。
まりも的行駛路線為函館本線、千歲線、石勝線、根室本線,
與札幌釧路間的特急──スーパーおおぞら相同。
快到釧路時被列車長喚醒,
在釧路急忙轉搭停在另一月台的快速はなさき(Hanasaki)(花咲),
這班車東根室不停,我們在睡夢中被送到根室本線的終點──根室。
將行李一股腦兒塞進 coin locker 之後,
搭上はなさき的回程車──是一班普通。
                                                                               
根室本線釧路到根室段的別稱為「花咲線」,
這段路線平時僅有快速及普通列車行駛,且皆是使用キハ54柴油車,
快速與普通的編組亦相互運用。
很快在兩分鐘之後抵達東根室。
東根室為一無人站,僅有一個月台及一股通過線,沒有站房,
跟九州鹿兒島縣遙遠的西大山駅相當類似。
                                                                               
道東多霧,
清晨的東根室駅籠罩在濃霧中,
鄰近座落的房舍在霧氣的籠罩下看起來十分有韻味。
惟獨不搭調的,
大抵是在霧中奏著的「少女的祈禱」,
在此處與垃圾車邂逅,分外令人會心一笑。
                                                                               
「日本最東端の駅」,典型的北海道小站。
微涼的氣溫讓人舒爽得幾乎不想離去,
在月台上照了很多相片,
沒有火車入鏡,略顯得單調。
在東根室的月台上遇見一個來自台灣的旅人,
會來這邊的台灣人,應該不是一般遊客吧?
在從根室回釧路的車上,跟他聊了一下,
他說他接下來要去五能線,
嗯……果然不是一般遊客。
                                                                               
沒有班車能夠載我們離開東根室,
因此我們徒步回根室。
經過東根室北方的跨線橋,
恰可以把此處的彎道跟車站月台一起拍進去。
二十五分鐘的路程,走來尚稱愜意,
還在路上的便利商店買了早餐。
                                                                               
走著走著到了根室站,
根室站是日本最東端的有人站,
這裡可以同時買到根室與東根室的硬券入場券。
車站外日本本土最東端──納沙布岬──的介紹很吸引人,
站前停著一輛往納沙布岬的公車。
距離根室 23.4 公里,不會太遠。
不過由於下午計畫要去釧路溼原,
因此還是搭上了 11:05 的快速はなさき離開根室。
                                                                               
納沙布岬,下回吧。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稚内駅宗谷岬

17.-8.30  JR日本最北端の駅  稚内  北緯45度24分  宗谷本線  北海道
              札幌→特急利尻→6:00 稚内 14:08→普通→音威子府
                                                                               
平成十七年八月廿九日,
帶著對小樽運河冷凝的回憶返抵北海到第一大城──札幌。
晚間十點,這個對日本人而言已經算晚的時間,
北海道的任何一間未打烊的拉麵店卻都有可能擠滿台灣遊客,
而札幌車站的候車大廳仍有不少候車的乘客。
四班夜行列車將先後由札幌發車:
開往青森的はまなす(Hamanasu)(濱茄子)、
開往網走的オホーツク(Okhotsuk)(鄂霍次克)9號、
開往釧路的まりも(Marimo)(毬藻)、
開往稚內的利尻(Rishiri)。
23:02,利尻由札幌準時發車,
キハ183系在夜色中行走著,很快隨著熄燈進入夢鄉。
                                                                               
道北和煦的晨曦照入車內,揉著惺忪的雙眼,
緯度的緩緩漸增,列車從南稚內開出即將到達稚內。
頭仍舊昏昏的,但精神卻很好,對於下車後將看見的一景一物抱著非常大的期待。
由札幌開車近七小時,經過 396.2 公里,
「利尻」緩緩駛近稚內站第2番線。
清晨六點多,空氣是沉緩而清冷的,
平成十七年八月三十日,天氣晴。
留連在不甚寬的月台上,木頭柱子釘有一系列這樣的牌子:
「旭川駅より 259.4km」、
「札幌駅より 396.2km」、
「函館駅より 703.3km」、
「東京駅より 1596.1km」、
「鹿児島駅より 3092.3km」、
「指宿駅より 3134.8km」……
                                                                               
「JR日本最北端の駅  北緯45度24分44秒  稚内駅」的標誌位於月台北端,
再向北幾步,鐵路的終點,
立著一個木牌,寫著
「最北端の線路」、
「指宿枕崎線  西大山駅」
「最南端から北へ伸びる線路はここが終点です。」、
「宗谷本線  稚内駅」、
「昭和3.12.26開駅」等字樣。
( http://www.pixnet.net/displayimage.php?pos=-24979621 )
這個車站跟我同一天生日,
不過,我是昭和 59 年生,比稚內站年輕很多很多。
                                                                               
在北海道的北端,沉浸在難以自拔的感動當中,
都忘記站員已經在改札口等我們等很久了。
出站後發現車站內的立食麵攤剛開始營業,
吃了一頓相對豐盛的早餐(忘了是吃うどん還是そば),
暖呼呼的。
蜷曲在候車室的塑膠椅上,於睡睡醒醒間徘徊,
頗有流浪的淒涼味。
等待公車的空檔,除了補眠之外,也利用時間買了紀念入場券,
一式二張,還附上稚內站的到著證明書。

差不多到公車發車的時間,走到公車站買往復車票,
搭上車,車子往我們目的地開去。
離開市區,
車窗右側是淺綠色的緩丘,左側是大海,
有些像台灣的東北海岸。
從南稚內過後應有一段是與昔日的天北線平行,
不過由於貪圖海景踞了靠海的座位,便也無暇去搜尋天北線的痕跡了。
                                                                               
還未能滿足享受盡沿海的車窗風景,便已抵達目的地──宗谷岬。
北緯 45 度 31 分 14 秒,日本本土的最北端。
                                                                               
宗谷バス(宗谷巴士)吐出為數不少的遊客,
醒目的紀念碑在強風中聳立著,紀念碑前方是一大片人工草皮,
成群的遊客爭相與紀念碑合照。
走近海邊,望著近岸的碎坡,
天色有些矇矓,海與天的分界已有些迷惘,
對於亞洲太平洋的認知或許便僅止於此,再向北去,就是陌生的世界了。
流浪征討的雄心在這裡收斂,宗谷岬已經是目標,
直覺告訴自己,
以自己的狀況短期內大概是沒辦法有能力到庫頁島自助旅行的。
                                                                               
遊客稍稍散去,
覓得空檔趕緊與紀念碑合照,捕捉這極北的剎那。
                                                                               
一名騎著腳踏車,似野人般轟轟烈烈而來的年輕人將他的相機遞給我,
要我幫他拍照。
這名浪子的自転車馱著他所有行囊,
他的到來引來一陣騷動,
霎時間大群遊客蜂擁而上爭相與她合照,
熱情的他不畏強風,索性連上衣也脫去。
突然覺得,紀念碑的風采全然被他搶走。
                                                                               
宗谷岬的附近地區充斥著「日本最北」:
「日本最北的住宿地」、「日本最北的觀光所」、
「日本最北端的壽司屋」、「日本最北端的食堂」……
買了到著證明書,要價¥100,並不算太貴。
宗谷岬旁的山坡上,有一慰靈塔,
設立於 1985 年,是為了紀念 1983 年的一場空難。
1983 年 9 月 1 日,
一架由紐約經安克拉治飛往漢城(首爾)的大韓航空波音 747 客機,
偏離了預定飛行航道,
( 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8/86/KA_Flight_007.gif )
飛經稚內附近海上時被一架蘇聯的戰鬥機擊落,
機上 269 名人員全數罹難。
距離 9 月 1 日只剩下兩天,也許兩天後這裡將有 22 週年的紀念活動吧?
                                                                               
在宗谷岬的郵筒寄了明信片,
搭上返程的バス(bus)意猶未盡離開此處回到稚內。
坐上便宜的纜車到山上的稚內公園,俯瞰海景與稚內街景,
連接稚内市區與稚內公園的稚內公園ロープウェイ(ropeway),
在 2006 年 3 月 31日廢止,
因此,這是我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有機會在這裡搭 ropeway 上下山。
兩台小巧的纜車,一台叫「タロ」(Taro),另一台叫「ジロ」(Jiro),
是兩隻樺太犬的名字,
這兩隻狗狗曾經在稚內公園受訓,之後被派遣到南極做為南極觀測犬,
那一批去的 22 隻樺太犬只有這兩隻活著回日本。
                                                                               
偌大的稚內公園有些冷清,
信步到面海而有著「氷雪の門」(冰雪之門)的那側,
居高臨下迎著海風望著大海,
心,一樣海闊天空。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野辺山駅

17.-8.28  JR日本最高駅  野辺山  1345.67m  小海線  長野縣
              清里→普通→12:14 野辺山 13:55→普通→中込
                                                                               
這一天睡過了頭。
急急忙忙從甲府坐上開往南小谷的特急あずさ(Azusa)(梓)3號,
前往中央本線與小海線的分歧點──小淵澤。
買了要價¥850的「高原野菜とカツ弁当」(高原野菜豬排便當)後,
拎著便當又進站了。
小淵澤的站內設計相當不便利,
要到小海線月台,
必須先走地下道到到中央本線月台,再走一段人行天橋才能抵達,
上上下下的。
                                                                               
日曜日(星期日),
車內的遊客摩肩接踵。
小海線的列車由キハ110系擔綱,
連這班有名字的八ヶ岳高原列車1號也不例外。
在有「高原的原宿」之稱的清里下車,
在清里の森的大草原吃完便當,又搭車前往清里的下一站──野邊山。
                                                                               
小海線建築於八ヶ岳高原之上,
1915 年僅有小諸到中込這段通車,當時隸屬於佐久鐵道,
1919 年才通至小海。
1932 年,國有的小海線由小海通到佐久海ノ口,
1933 年,國有的小海南線通車(小淵澤至清里),原有的小海線則改稱小海北線。
1934 年,佐久鐵道國有化,編入小海北線,
1935 年 1 月,小海北線延伸到信濃川上,
1935 年 11 月,小海線全通,野邊山站也在這個時候開業。
                                                                               
比起方才的八ヶ岳高原列車1號,這班普通車上多了很多團體旅客,
我則是站在一名拿旗子的導遊小姐旁邊。
キハ110系爬著坡,
不久後通過山梨縣與長野縣的交界來到JR全線最高點,
引來車上的遊客一陣驚呼。
通過最高點後,視野開闊了起來,
青綠的山巒層疊,
由遠山與我們的距離,可以辨識得出這一帶是高原地形,
從這裡到野邊山站間的路線也非常平直,
緩緩的下坡,幾分鐘後便抵達野邊山站。
                                                                               
來到「JR線最高駅野辺山」,
先是在野邊山站內拍了很多照片才緩緩晃出站,
很大膽地把行李丟棄在站房內便跑出站遊蕩了,
出車站左手邊是名產賣場,右手邊是可以租借自行車的觀光案內所。
在此處可以明顯感受到氣壓與氣溫已經降低,
若要在這邊騎自行車上坡,恐怕會有些喘不過氣吧?
                                                                               
買了一杯只要¥50的ポッポ牛乳,
( http://www.dia.janis.or.jp/~yatsuren/ )
便宜到一種讓人感動的程度。
在這裡邊喝香濃的鮮奶邊漫步,
用「徜徉」二字再貼切不過了。
想去JR全線最高點,也想去野邊山天文台,
不過由於晚上得要趕到遙遠的青森,
加上小海線的班次又不多,
使得這兩個念頭無法實現,
這時候只有「殘念」能夠形容了。
                                                                               
野邊山站前有一歷史民俗資料館,
戶外公園展示著一台C56,
其實來到野邊山是最想去看 SL Land 的台糖蒸氣機關車的,
不過 SL Land 離車站有一段距離,
時間限制加上一些雜七雜八的因素,
一樣……殘念……
                                                                               
回到車站買野邊山的硬券入場券與小海線的紀念入場券,
這年是小海線全通 70 年,
一長串的摺疊式紀念入場券共七個站要價¥490。
看著上頭的「清里、野邊山、小海、臼田、中込、岩村田、佐久平」,
雖然頗貴但景色卻是會令人微笑的。
                                                                               
在車站內寫好要寄給佩嫻的明信片,丟進站外的郵筒,
搭上キハ110系的普通車,
繼續北行。
                                                                               
記得曾經聽人說過小海線這一帶的景色跟清境農場很像,
望著車窗外的山巒,
突然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愁緒。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佐世保駅

17.-8.26  JR日本最西端の駅  佐世保  東經129度43分  佐世保線  長崎縣
              浦上→快速シーサイドライナー→15:54 佐世堡 16:13→特急みどり22號→博多
                                                                               
從長崎平和公園走下,在大橋搭路面電車到浦上,
小巧的浦上站扮演著分散長崎站旅客的功能,
連特急かもめ(Kamome)(海鷗)到浦上也得稍停的。
往佐世保的快速シーサイドライナー(Seaside Liner)進站,
藍色的キハ200。
車上的人比想像中多出很多,在車上站了很久才等到座位坐下。
                                                                               
長崎縣的海岸線曲折而破碎,
連絡長崎與佐世保間的大村線,大致沿著海岸行進。
可惜的是,這天因為中暑,
我過諫早一坐下來便睡死了,
再醒來時已經到了早崎,半點風景也沒看到。
                                                                               
經過 79.8 公里抵達佐世保。
佐世保是高架站,
下車後經由月台走下樓到車站大廳,
偌大的站房卻顯得有些空曠。
在這裡停留的時間並不多,只有 19 分鐘,
拍個照買個車票,時間就去掉大半了。
佐世保同時是JR佐世保線與松浦鐵道西九州線的車站,
松浦鐵道上的たびら平戶口站,是九州的最西端的車站,
以往たびら平戶口站也是日本最西端的車站,
但在 2003 年被那霸空港站所取代。
                                                                               
佐世保這個海港城市其實可以花時間好好逛逛的。
但一方面礙於時間不夠,
繞道大村線與佐世保線已經把時間壓縮到所剩無幾了,
這一天我們要趕博多 20:15 發的車到新大阪,
在離開九州前還要去折尾幫 holyo 拍照;
另一方面是,佐世保站站體本身並不十分特別,
週遭也沒有開聞岳之類的美景可看。
                                                                               
因此,我們就這樣搭著 783系 的みどり(Midori)(綠)離開了。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西大山駅

17.-8.24  JR日本最南端の駅  西大山  北緯31度11分  指宿枕崎線  鹿兒島縣
              山川→普通→17:15 西大山 18:33→普通→開聞
                                                                               
九州新幹線新八代──鹿兒島中央段在 2004 年 3 月通車,
將博多與鹿兒島的距離由將近四小時縮短至兩小時十分,
因此我得以在熊本被趕下車閒晃一小時之後再上車,
然後還能夠比原先的時間早一個小時抵達鹿兒島。
                                                                               
在新八代搭上 800 系的つばめ1號抵達鹿兒島中央,
把行李先丟到東橫 INN 再轉搭市電與渡輪到鹿兒島著名的櫻島火山,
座立於海灣旁,在炙熱陽光照耀下櫻島火山更顯得有氣勢。
帶著些許昏熱與雙腳酸疼,
在五個半小時後回到鹿兒島中央站。
                                                                               
買了便當,在車站窗口劃了座位,
14:50 搭上開往山川的特快なのはな(Nanohana)(油菜花)DX(Deluxe)3號。
黃色塗裝的なのはなDX,
第一車為キハ220,是由普通車改造而成的DX指定席,
後面幾輛則為キハ200,是一般的自由席。
星期三的下午,理應是離峰時段,
要價 500 円的指定席卻接近滿席,
キハ220的配置跟肥薩線的觀光車如出一轍,
原是三車門的車廂,
中間的門被改造成附有桌子,面對窗外的展望席。
將背包丟在劃定的座位上,拿著便當到展望席,
列車駛入指宿枕崎線,
一開始跟鹿兒島市電併行,然後漸漸離開鹿兒島市區,緊鄰著海行進。
鐵路的路基比公路高,
看著粼粼的海波,恍然間有在海中載浮載沉的錯覺。
海對岸的櫻島火山,遠觀已不若近看震撼。
                                                                               
越向南行,窗外越有熱帶的感覺,儼然的南國風味:
椰子樹、棕櫚樹……只可惜季節不對,沒有油菜花。
在指宿下車,而列車則繼續開往指宿的下一站山川。
指宿是指宿枕崎線上最大的聚落,
而指宿站則是指宿枕崎線上在晚上七點之後唯一的有人站。
站內的紀念章寫著「常夏の大自然アロハ(Aloha)の町」,
這裡是以綺麗海岸與砂浴自許的,
連車站站員都穿著夏威夷衫。
指宿站外有幅巨型地圖看板,上頭有些斑駁,
有趣的是上頭竟畫著大隅線、志布志線以及鹿兒島交通枕崎線等已經停駛的路線。
晃了晃市區,到觀光案內所拿了些資料,
(好像還在指宿郵便局寄了一張給蛞蝓的明信片)
回到車站前方,在公共電話亭打了一通電話回台灣,
買了西大山站的紀念入場券之後搭上普通車前往JR最南端の有人駅──山川,
再轉搭開往枕崎的普通車。
正逢放學時間,車上盡是穿著制服的學生,鬧哄哄地。
ワンマン的火車(一人服務車)在沿途的小站停靠,漸次吐出返家的學生。
                                                                               
普通車在西大山靠站,
步下月台,目送火車向右彎,往枕崎的方向行去。
西大山是無人站,僅有一個月台,一條通過線,一只小小的遮雨棚,沒有站房。
向晚,靜沃的平原凝郁著黃昏的氛圍,辨識得出其中有飼牧的味道。
靜穆的開聞岳在不遠處,聳拔於平原上,沒有任何前丘後崗的遮蔽,
近乎完美的圓頂,莫怪開聞岳有「薩摩富士」之稱。
把中午的櫻島與開聞岳相較,
只能說是各有千秋。
                                                                               
一輛計程車載著兩名拿著相機的旅人來到西大山,
他們來此的目的,是「JR日本最南端の駅」的標誌
──對於來到此處的陌生人,誰不是呢?
計程車沒有久留,歇了片刻便復載著兩名旅人離開。
對著開聞岳與「JR最南端の駅」拍了許多照片,
在月台上的留言本為台灣的枋山站打了廣告,
坐在月台邊緣,任雙腳前後擺盪,
望著遠方的遲暮與開聞岳的山嵐,
悠悠然忘卻時光的流逝。
                                                                               
踏切(平交道)的警告聲響起,這樣的情境像極了台灣的屏東線,
但來的不是轟隆隆的柴電車頭,而是白底藍線的キハ47。
                                                                               
離開西大山後到了開聞與山川兩站。
在山川站與「JR最南端の有人駅」拍照,
山川站在晚上七點半之後便沒有站員,
而隨著我們的離開,站員也下班了。
                                                                               
南薩摩寂寥的夜裡,北行,鹿児島中央へ。
                                                                               
今天的晚餐是吉野家大盛牛丼。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
而且,距離下一個既定旅途的日子其實越來越近。
雖然才二十幾天,不過有人遊記才寫了不到一半 XD,
而我,在勾勒著下一個藍圖的時候,
忍不住又把去年的心情拿出來回味。
                                                                               
如果,任何一段旅途都應該要有所謂的目的與目標,
那麼這十四個字就是去年那一遭的目的──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
                                                                               
還記得去年回國後便隨即浸入研究所考試中,
沒什麼心情與時間去把完成目標的過程記錄下來。
而,下一趟又應該給自己什麼樣的目標呢?
有人已經放話要以踏破「新日本三景」做為目標了,
嗯……我想我還是先來把這個系列的文章寫完^^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京          とうきょう                Tokyo
                                                                               
很多人的旅程從東京開始,很多人的旅程在東京結束。
                                                                               
我去過東京嗎?
嚴格來說,不能否認我去過東京,
只是,每次想起我在東京似乎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玩到,
發現自己去過跟沒去過一樣,一股空虛感油然而生。
                                                                               
(一)
獨自一個人從盛岡搭了近兩個半小時的車,
過仙台後開始解 JR 時刻表後面的 Quiz,等解出來的時候已經快到大宮了,
新幹線的速度慢了下來,緩緩鑽入地下,
在上野稍事停靠後復爬出地面,
晚間十點零八分,在夜色中抵達終點東京 20 番線。
                                                                               
提著行李,獨自一個人步下こまち(Komachi)28號,
第一次踏上東京車站的月台,有些五味雜陳,
內心的興奮是大於不安的,雖然還帶著許多疲倦。
                                                                               
東京,
亞洲第一大都會,
全球物價水準第二高的城市,
一個在無數日劇中熟稔無數次的地方,
到了二十歲我才第一次造訪。
                                                                               
站在月台上有些茫然,腦海一片空白
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如何上下電扶梯,要如何轉車。
並不是因為到了東京頭腦變笨,
而是因為我不必為這些事費心,只要乖乖跟著走就好,
偶爾有這樣放下一切輕鬆的感覺也挺不錯的。
                                                                                
在月台上跟 holyo 會合,準備前往下榻處,
其實這晚原先是要住在松島的老人院的,
但因為一些原因,在釧路臨時把宮城縣的住宿取消,改住東京都。
                                                                               
搭著很長的電扶梯來到居高臨下的1、2番線,中央本線的月台。
由於是星期六,最末班的中央特快已經在 21:56 開走,
因此我們只剩下一般的快速可搭,相當哀傷。
擠上一班古老的橘色 201 系,
車廂內摩肩接踵,
holyo 佔空間的行李箱更是相當不討喜,不得車內乘客的緣。
                                                                               
站得腳很酸,
在這個陌生的城市中,
我跟 holyo 都不敢鬆懈地注意著究竟到了哪一站,深怕搭過站,
感覺過了好久好久,比從仙台到東京還要久,
晚上十一點才抵達國分寺。
                                                                               
這是,對於東京,最初的印象,
擁擠的中央線,擁擠的橘色電車,擁擠的閃爍燈光。
                                                                               
在國分寺車站旁的旅館睡了一晚,
隔天早上把 SK 同學跟抱枕同學丟給抱枕同學在日本唸書的表姐,
他們要去成田機場搭飛機回台灣,
我跟 holyo 則再度站上 201 系到東京車站,
把行李塞進 coin locker 後轉搭 MAXやまびこ(Yamabiko)109號前往仙台。
                                                                               
坐在2階(雙層車箱之上層)的指定席,列車向北挪移,
此刻對於東京沒有任何的依依不捨,
離開東京的瞬間,心情反倒豁然開朗了起來。
                                                                               
(二)
既然行李還在東京,那麼就一定得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搭寢台列車抵達上野,
手上尚提著一盒趁著特價的尾聲買的甜甜圈。
於上野下車後決定先到東京車站晃晃,
在眾多選擇中我們利用 JR PASS 搭了新幹線なすの230號,價值¥900。
搭在來線普通的話可是只要¥150呢!
而且並沒有比較慢……。
                                                                               
在東京車站內漫無目的地閒晃,
站在新幹線月台看進出車站的車輛;
走出丸之內中央口仰望東京站外觀;
坐在銀之鈴廣場假裝是等車的旅人;
最後還是步上了中央線月台,
搭橘色的 201系前往擁擠的新宿。
                                                                               
到了新宿一如預期發現標的物──紀伊國屋本店還沒到營業時間。
於是我跟 holyo 決定分頭行動,
holyo 留在新宿附近閒晃還有在車站迷路 XD,
我則是去搭了很多 JR 的直流型電車,去別的地方迷路 XD
(所以兩個人分開來迷路……)
路徑為:新宿→池袋→赤羽→板橋→新宿。
然後我想我已經說過很多次甜甜圈留在板橋忘了帶走……。
                                                                               
回到新宿紀伊國屋買了要買的書之後,
十一點多,holyo 留下來繼續逛,
我則搭上山手線的 E231 到上野,
轉搭新幹線前往荒涼的上毛高原。
                                                                               
這個半天在東京感覺更空虛了……
                                                                               
(三)
離開上野後獨自一個人到群馬、長野逛了一整個下午,
一整個下午都在下雨,預計要去看的幾個點都沒辦法去,
看來以後還得再跑一趟了。
                                                                               
holyo 堅持一定要吃橫川站旁邊賣的釜飯,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我會乖乖地花幾個小時跑去幫他買。
只是到了橫川發現釜飯已經賣完了,還要等人再送過來,
只是我要搭的車開車時間也快到了。
跟老闆娘訴說著自己是從台灣來的,沒買到釜飯的話會很哀傷之類的,
老闆娘直說著不好意思,只是也無可奈何。
最後,我都已經進了改札口,
熱騰騰的釜飯終於在車子開動前送來,
付了¥1800,提著兩枚重物上車。
                                                                               
跟 holyo 約晚上七點在東京車站丸之內中央口會合。
雖貴為「中央口」,而且面對著皇居,
但丸之內中央口卻相當窄小與不起眼,進出的人潮也不多,
這也是我們約在這裡會合的原因。
                                                                               
holyo 因為在品川新宿大奔波所以遲到,讓我多等了好一陣子。
會合之後我們搭上開往新大阪的新幹線,在新幹線上吃晚餐,
看著東京站的身影消失在後方,
這已經是第三度跟東京說再見了,
肚子很餓,眼神專注在面前的釜飯(其實已經冷掉了……),
沒有離情依依。
                                                                               
啊……行李還鎖在東京車站的 coin locker 裡面。
                                                                               
(四)
第四度回到東京,是在「地下總武」的月台,地下五階。
這時候14號台風正在九州一帶,
高千穗鐵道正差不多要柔腸寸斷,
心裡惦記著自己會不會因為台風而被困在日本某處,
打了電話回家,跟姑姑說隔天要縮減行程提早到家,
看著手中這張在三ノ宮劃的指定券,
這已經是流浪行程的第十四天晚上,
十五天的旅程,終於也即將要畫上句點了嗎?
                                                                               
到 coin locker 把擠成一團的行李拉出來,
走到第9番線搭車。
四十八小時內在東京車站下車五次、上車五次,
(在這四十八小時內還去了仙台、秋田、輕井澤跟橫濱……)
到過最高與最低的月台,
沒有在車站內迷路,其實也是件蠻神奇的事吧。
                                                                               
九月五日星期一,
十四輛編成的寢台特急 Sunrise Seto‧Izumo 停靠著,準備西行。
還記得日劇電車男完結篇的最後一幕,也是在東京車站,
男女主角搭著寢台列車離開,他們搭的是 Blue Train。
而 Sunrise 則是新穎的 285 系電車,讓我期待了很久的車子。
                                                                               
上車後很興奮,卻依舊安然入睡。
                                                                               
Farewell, Tokyo.
                                                                               
下次什麼時候回來呢?
                                                                               
在車上醒來的時候已經到姬路了,
到了關西,感覺就像是回到另一個比較熟悉的世界。

Nishi-Ak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